夜晚,在哪里哺乳更安全?

  文/夏天的陈小舒

  这些年来,科学育儿的那一批父母,应该大都听说过“不要母婴同床”这个建议,因为“母婴同床会增加新生儿猝死综合症的概率”。

  但不知道你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小宝宝终于睡着了,小心翼翼地放到婴儿床上,睡了一会儿,哭醒,喂奶,拍嗝,换尿不湿,襁褓包好,放下去,又哭醒,抱了一下睡着,刚放下,又哭醒,抱起来,安稳了,刚要放,又哭醒……

  我放小酒,我计算过,从8点左右睡觉开始,每一次喂奶后放小床,我至少需要抱起放下三次,每一次都需要花一些时间重新安抚。不是没有因此暴躁过,但对我来说,他是“天使宝宝”,我完全能够承受每天晚上花2、3个小时来“放下”。

  我放妞妞经常是整晚,我间或能有20分钟、30分钟的睡眠,她又醒了,抱起来,放下,哭,抱起来,放下,哭,抱起来,放下,哭,抱起来,放下,哭……到了5点后,就一直无法放下,直到天亮,我把她教给外婆或者奶奶。之后我再睡2小时,起来喂奶,再次哄睡……白天我难以承受“抱起放下”,大多数时候我把她背在身上睡,都是我哄睡,只有我一个人哄她才不会挣扎大哭。有大概半年,说是行尸走肉般的生活也不为过,必须很爱很爱她才能支撑。

  我绝对支持让婴儿睡小床,但我有了宝宝后,我再也没有建议过作出母婴同床决定的妈妈,停止这样做。

  因为在我内心里深处,我想对她说,我懂。

  让宝宝睡婴儿床,并且注意婴儿床里的安全事项(无枕头、无玩具、无床围、无松动的床单被子,被子盖在胸口以下,被子在周围压紧……),是目前认为非常安全的睡眠方案,是首选。对一些宝宝来说,哺乳,再放回睡婴儿床,并不是太难做到。但对一些宝宝来说,想要再放回去,真的很难!或许有人认为让宝宝一直哭无所谓,但你不能要求一个妈妈或者一个家庭对宝宝的哭闹无所谓。他们得想办法安抚宝宝,让自己得到休息。

  如果妈妈因此而断母乳,那么宝宝发生SIDS的风险可能提高一倍。

  有人说母乳喂养不是母婴同床的借口。它不是借口,它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事实——数据显示,在中国,有近80%的大人和宝宝同床睡。放回小床,可能意味着一些家庭全家整夜无眠,天亮后都得倒下。现实是,绝大多数母乳喂养的妈妈,无论有意还是无意,在宝宝一岁前,甚至6个月前,她们都曾和宝宝同床。

  最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梳理了有关父母和孩子同床睡的最新研究(更新到2018年10月),并出了一份《同床睡觉与婴儿猝死综合症(SIDS):睡眠健康指南》,意在帮助专业人员,更好地理解睡眠安全问题,给父母更好的睡眠建议。

  其中提出了一个问题:母乳喂养妈妈夜间哺乳时,她需要一个地方坐着。如果她在哺乳过程中睡着了,她和宝宝睡在什么地方最安全?

  在过去的几年里,由于数据的更完整、细致地收集、整理、分析,有关婴儿睡眠安全的证据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新的观念正在逐步形成。

  新的观念包括:

  1。 母乳喂养的“同床率”非常高,母乳喂养和母婴同床是难以分割的。母乳喂养可以显著降低SIDS风险,同床可以让母乳喂养率和纯母乳喂养率更高,同时也让母乳喂养时间更长。

  2。 一部分宝宝会在妈妈的床上睡,这是一个客观事实。需要让这部分父母知道同床睡可能的风险,同时也需要教他们如何回避成人床上的危险因素。

  3。 有研究发现,在婴儿床中的总SIDS风险和在大人床上的总SIDS风险几乎同样高。专业人员在建议合理设置婴儿床,回避婴儿床里的安全风险的同时,也应该给予新手父母如何让自己的床变得更安全的建议。

  注:目前并没有强有力的证据支持或者反对母婴同床,新的观念意在提醒父母,哪些情况下不能母婴同床,以及如何让现实中的母婴同床更安全。注意,这不等同于“建议父母和婴儿同床”。

  除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针对母婴同床问题给出的建议。2017年有一个非常棒的研究综述,该综述收集了659个来自世界各地的相关研究论文,分析和探讨了母婴同床 还是 不同床的证据,评估认为,现阶段尚缺乏有力的证据就“母婴同床”问题给出明确的建议。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学者提出,我们在考虑同床睡带来的SIDS风险时,应该就不同条件的“同床睡”进行细分,比如按场地分,在床上、沙发上、椅子上,按照顾者的精神状况分,是否饮酒、服药或吸烟,按宝宝的喂养方式分,母乳喂养还是配方奶喂养。并无争议的是,在大人的床上而非沙发椅子上睡着,只和母亲一人同床,大人短期无饮酒服药也没有吸烟史,母乳喂养,在以上情况下,SIDS的风险是远远小于其他情况的。

  目前很过专家和儿科医生就此问题给父母的建议都是按照美国儿科学会的建议给的。2016年,美国儿科学会关于睡眠安全的指南修改过一轮,在新版的建议里,美国儿科学会表示:

  1。 他们意识到了,妈妈会在哺乳时睡着,会不可避免地“同床”,他们建议妈妈醒来后将宝宝放回到小床。尽量减少同床的时间;

  2。 婴儿在大人床上的SIDS风险比在沙发、椅子上低;

  3。 如果睡小床难以实现,母子拼床是一种选项。(有研究发现拼床睡并不会影响母乳喂养)。

  美国儿科学会表示,未来还需要对拼床睡给予给多指导性的建议,以及制定拼接小床的标准。但正如2017年那篇收集了几乎所有研究证据的综述讨论的那样,美国儿科学会的建议所依据的研究仍然有缺陷,未能排除吸烟、喝酒、用药、睡沙发和扶手椅等风险因素的混杂,无法说明单纯的无其他风险因素的母婴同床的风险。并且,目前也有一些不同意见的证据涌现。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爱婴医院行动的指南建议,作为医生、护士、其他健康专业人员、母乳喂养支持团体等,在没有可靠证据的情况下,应该避免给父母过于强烈的建议,应该告诉他们更多信息,和他们一起探讨适合他们的做法。

  有多少人会母婴同床?

  在英国和威尔士,每年有一半的婴儿会和父母同床睡觉,包括有意和无意的(比如照顾宝宝是睡着)。

  和宝宝近距离地睡觉可以帮助安抚宝宝入眠,也能促进母乳喂养,进而保护了宝宝大大降低新生儿猝死综合症(SIDS)的风险。在英国的调查发现,任何一个晚上,都有22%的婴儿和父母同床入睡。

  在中国,由于文化因素,这个概率远远大于西方国家。一个来自中国的调查发现,高达79%的孩子会和父母同床睡,到了学龄后,让然有高达53%的孩子仍然跟父母同床睡。(来源:Xiao-na Huang, Hui-shan Wang, Li-jin Zhang & Xi-cheng Liu (2010) Co-sleeping and children‘s sleep in China, Biological Rhythm Research, 41:3, 169-181)

  
全世界母婴同床的概率热点图

  来源:Mileva-Seitz, Viara R。 ; Bakermans-Kranenburg, Marian J。 ; Battaini, Chiara ; Luijk, Maartje P.C.M。 Parent-child bed-sharing: 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burden of evidence。 Sleep Medicine Reviews, April 2017, Vol.32, pp.4-27

  什么是新生儿猝死综合症(SIDS),SIDS的风险有多少?

  在2016年的英国,有219个婴儿死于SIDS,概率是0.03%。来自英国的数据还显示,大约一半的SIDS发生在婴儿床或者婴儿睡篮中。而大约一半的SIDS发生在和大人一起睡着的情况下,比如在床上,椅子上或者沙发上睡着(注意,包含了床以外的地点)。

  但是,90%的婴儿都处于可以很大程度上回避的危险的情况中。

  如果任何条件下的同床睡都那么危险,很难解释为什么日本是SIDS发生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最安全的建议,现实中不够安全

  对于医护人员和其他健康工作者来说,在给父母建议的时候,最安全的做法,当然是简单直接地告诉父母,不要和宝宝同床睡,或者什么意见也不要发表。

  但是,这种建议其实是不安全的,可能增加婴儿的风险,因为小婴儿夜里会频繁醒来,一些婴儿需要被抱起来,在什么地方哺乳或者被照顾、安抚。在很多人家里,夜间喂奶,或者照顾宝宝的地方是床上,沙发上或者椅子上,因为这些地方是最舒适的。不然让疲惫的老母亲在哪里照顾孩子呢,她即使不是每一次,也总有一些时候需要坐下来。

  大家很容易会选择更危险的沙发,而不选择相对不那么危险的床上去喂奶或者照顾宝宝,因为他们得到的建议是,不要和宝宝同床。

  妈妈们可以试着坐在床上喂奶,而不是躺着,这样会不那么容易睡着。因为很多小宝宝夜里会频繁醒来,需要喂奶和照顾,妈妈们如果以坐着的姿势睡着,更容易陷入比躺着更危险的姿势。很多妈妈会放弃母乳喂养,因为这样太累了,从而放弃了母乳喂养可能给妈妈和宝宝带来的好处。

  宝宝如果感到舒适能更好地发育和成长。很多父母最终还是和宝宝一起休息了,无论他们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因为那样做宝宝被安抚下来,也让他们能得到休息。

  一些宝宝很容易被安抚,在喂奶后放回睡小床不是什么难事,而对一些宝宝,情况并不一样。一些父母选择不一起睡的父母,可能会决定让宝宝学着自己入睡,甚至用大多数专业人士和权威机构都不支持的哭声免疫法,或者有控制的哭声免疫法。这种方法不仅仅对宝宝(我们并不完全清楚他们的感受),对很多父母来说都是压力很大的。这样做有可能会影响到宝宝的发育,因为可能会让宝宝喝奶少于她的需要。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应该怎么建议呢?

  SIDS的概率大约是0.03% ,因为一些生理方面的原因,它不可能被降低到0。但是,如果我们对危险因素足够敏感,排除尽可能多的危险因素,我们能将SIDS的风险减少近90%。

  告诉父母,应该如何做,不能如何做往往没有实质的帮助。真正有帮助的是,仔细聆听,给适合他们需求的建议。作为父母,在能做到的条件下,肯定应该尽最大努力降低宝宝的安全风险。

  爸爸妈妈需要了解到一些宝宝会在夜里频繁醒来,需要频繁喂养,这是正常的,而且很多时候是不可改变的,因为小婴儿不具备能力去调整他们自己的需要。接受现实常常会很有帮助,因为当我们了解到宝宝是正常的,就不再会感到内疚自责,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宝宝才这样,大大减轻了寻求解决办法的焦虑。

  同时,新生把妈妈也需要知道,尽管SIDS的概率很小,但是在以下情况下更容易发生,所以尽量避免这些情况:

  • 在沙发上和椅子上和宝宝一起睡着是非常危险的,应该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如果父母抱着宝宝睡着了,在床上比在沙发或者椅子上更安全。但是,也需要知道,我们成人的床在设计上是不能确保宝宝的安全的,让宝宝睡符合国家标准的婴儿床是最安全的。
  • 在饮酒和用药后和宝宝一起睡,宝宝发生SIDS的概率更高。 健康工作人员应该和父母开诚布公地对话,让父母清楚了解,并且要非常小心,不要在饮酒和用药后和宝宝一起睡。饮酒和用药也会影响正常的思考和决策能力。在饮酒和用药的情况下,安排好宝宝的照顾非常重要,比如请亲戚朋友帮忙照看。
  • 如果父母有一方吸烟,或者曾经在怀孕期间吸烟,同床睡会危险许多。让父母了解这一点,尽可能支持他们减少吸烟或者戒烟,最好从孕期开始就这样做。
  • 早产或者低体重的宝宝更容易发生SIDS。因此,避免和早产或低体重的宝宝同床睡,尤其是在宝宝比较小的时候。

  联合国儿童及基因会认为,健康工作者,应该和父母仔细讨论他们的家庭情况,寻求一个可行的照顾宝宝的方案,比如当他们没有婴儿床,或者家里住得比较挤时,应该怎么做,当他们外出,走亲戚或者旅行时怎么做。提前做一些计划,想一些应对方法。

  “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同床睡”,“同床睡会造成新生儿死亡”,这类信息很骇人,但对新手父母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帮助。简单、明确的结论并不能真实反映出目前证据,现实中的情况很复杂。恐吓会让人们感到害怕,引发内疚,让他们不敢说出实情,失去了开诚布公地讨论如何做会更安全的机会。

  回到文章开头的那个问题,母乳喂养妈妈夜间在哪里哺乳最安全?

  答案是,在你的床上哺乳不仅是最舒服的,可能也是最安全的。

  (文末有附上近年来的一些相关研究,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以便获得更多信息)

  如果你问我的意见,我赞同联合国儿童基因会的相关建议和申明:仅仅告诉父母不要母婴同床是远远不够的——很多父母仍然会同床,却因为内疚而不能坦诚沟通,去探讨更安全的睡眠方案。又或者因为“放小床”的难度大而放弃母乳喂养,这不仅让妈妈和宝宝失去了母乳喂养的那些好处,也会让SIDS的风险增高。我赞同,更详细地告诉父母我们目前掌握的证据,让他们根据自己的情况去选择。

  我们首选安全的小床。即使让宝宝睡小床,母乳喂养的妈妈也有必要了解如何让你的大床更安全,以避免夜间哺乳睡着后的风险。

  为什么这么说呢?讲一段我的经历:

  我曾经在妞妞2、3个月时,有天晚上半夜哺乳时睡着,把她捂在我的被子里了,差点造成意外。注意,妞妞那时是睡小床的,每次喂完奶,我都把她放回小床。因为我完全没有要让她和我睡的打算,我没有任何准备,我原本是坐在床边喂奶的,意外睡着,倒下去了。幸亏队友起来,看妞不在小床,及时发现了她。

  和宝宝同床是不安全的,但母乳喂养的妈妈,如果你没有安全同床的准备,也很危险啊!意外睡着,比起有准备地调整姿势,整理好被子枕头,更容易造成不安全的睡姿。如果是在沙发、椅子上睡着则更加不安全。

  当时我还不是处于最糟糕的、夜间完全无法睡觉的时候,仅仅是因为新妈妈不适应长时间熬夜,我夜间总是非常恍惚,看宝宝都是重影。

  到大约4个月后,妞开始频繁夜醒,我夜里就几乎无法成眠了。那时我首先做的是睡眠训练,看书,听讲座,去睡眠学校。很多人到现在还因此攻击我给宝宝睡眠训练。但在那些无法睡觉的夜里,我脑子里冒出过很多可怕的念头,相信我,睡眠训练是最安全的一个。不然怎么办,责难别人睡眠训练的圣母,这个宝宝你来带?

  宝宝当然是不可能送人的,自己生的,只要还有一口气在……

  睡眠训练给我的精神压力实在太大了,我无法忍受宝宝一直哭,要我抱,我却不抱她。我认了,接受现实。

  总还得想办法活下去,和我的宝宝共生共存,继续相爱相杀。宝宝只要我抱,一晚上哭哭哭。我把她交给家人过,除了让宝宝哭得跟睡眠训练一样,整晚无法睡觉的,之前说“她不睡就算了,就陪陪她嘛”的家人不说这话了。我能喂奶,相对其他人带还要轻松许多。

  后来,小床已经完全没法放了,我累趴下,就在地上铺毯子和她一起躺下。一起躺下,终于不用再“放”了。她睡着后,我再溜走,回我的大床睡觉。

  我们没有同床睡,我也不用在“放”她回小床了。

  妞妞从此睡上了地铺,一直睡到2岁多。包括每次旅行,她在宾馆也都是睡地铺(我在房间找一块空地,用宾馆的床单被子等给她铺上地铺)。

  因为我自己我躺下可能睡着,妞妞的地铺上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我压着我的被子,她穿睡袋。我有意外睡着的时候,醒来就离开。就像美国儿科学会建议的那样,如果你母乳喂养睡着了,当你醒来后,把宝宝放回小床。唯一不同的是,我不再把她放回小床,而是我离开她的地铺。

  (一岁后,我就和妞分房间睡了。她还是睡地铺,夜里她哭,我从楼上下来,去她房间,每晚都要哄好几次。是挺麻烦的,不过我从来怕的不是麻烦,只要我和她有的睡就行了)

  于是,我理解,宝宝在哪里睡觉这件事,对很多家庭来说,不是只有一个安全选项。但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有适合它的安全方案。

  为了遵照美国儿科学会的建议,把自己拼死了是没有意义的。不如让我们多考虑一下,在我家,如何睡最安全。

  近年来关于母婴同床的一些相关研究

  1。 大西洋两岸:对比英美两国有关父母和孩子同床睡觉的意见和建议(The Atlantic Divide: Contrasting U.K。 and U.S。 Recommendations on Cosleeping and Bed-Sharing)

  本文探讨了目前英美两国实行的有关婴儿猝死综合症(SIDS)和同床睡觉的指导建议,能够帮助哺乳专家和有关人员更加清晰地看到这些问题的现状,促使研究人员思考未来应如何指导新手父母帮助婴儿睡眠。在过去2、3年里,有关婴儿睡眠的讨论话题已经发生了实质性变化,新的观念正逐步形成。

  来源:Ball, H, (2017)。 The Atlantic Divide: Contrasting U.K。 and U.S。 Recommendations on Cosleeping and Bed-Sharing, Journal of Human Lactation, doi.org/10.1177/0890334417713943

  2。 独立数据的meta分析:母乳喂养的时间与婴儿猝死综合症(SIDS)风险 (Duration of Breastfeeding and Risk of SIDS: An Individual Participant Data Meta-analysis)

  报告分析了2 267起婴儿猝死综合症案例,并对6 837名对照组婴儿进行了观察对比试验,目的在于探究母乳喂养多长时间才能降低婴儿猝死的几率。结果发现,无论何种形式的母乳喂养(就算只有两个月)都会降低一半婴儿猝死的风险,并且母乳时间越长,婴儿猝死的可能性就越小。

  来源:Thompson, JMD, et al (2017), Duration of Breastfeeding and Risk of SIDS: An Individual Participant Data Meta-analysis。 Pediatrics, doi: 10.1542/peds.2017-1324

  3。 谁和孩子同床睡,和母乳喂养时间有何关系?(Who bed-shares and what is the relationship with breastfeeding duration?)

  本研究探讨了有意母乳喂养的女性母乳喂养的时间及与孩子同床睡的频率。研究发现,希望母乳喂养的女性和孩子一起睡的可能性更大。作者指出,考虑到同床睡觉与婴儿猝死综合症间的复杂关系,支持母乳喂养是降低婴儿猝死风险的有效方式之一。

  (来源:Ball, H。 L。 et al (2016)。 Bed-sharing by breastfeeding mothers: who bed-shares and what is the relationship with breastfeeding duration? Acta Paediatrica, DOI: 10.1111/apa.13354。)

  4。 婴儿猝死综合症(SIDS)与婴儿睡眠生态学(SIDS and infant sleep ecology)

  本文作者从进化学角度研究婴儿猝死综合症(SIDS)。通过比较进化研究,作者发现由于人类婴儿的神经发育不良,出生后需要亲密的肢体接触、情感依赖及频繁喂食。作者认为人类特定的睡眠习性使得婴儿在生命的最初6个月里经常会从睡眠中醒来,因此更需要看护者的密切关注。

  作者得出结论,婴儿睡眠生态学仍有待更全面的观察研究,以便临床医生鼓励父母对婴儿的需求做出及时、响应性的护理,并向父母宣传有关婴儿发育的知识。

  (来源:Ball & Russell (2014), SIDS and infant sleep ecology。 Evolution, Medicine and Public Health 146。 doi: 10.1093/emph/eou023)

  5。 在安全的环境中同床睡觉(Bed-sharing in the absence of hazardous circumstances)

  这项研究回顾了400起婴儿猝死综合症案例,包含1386例对照组观察对象。研究人员发现在与他人共同睡觉的情况下,婴儿猝死综合症的发生率明显高于对照组。然而若是进一步细分睡眠环境则会发现,在沙发上或与吸烟、醉酒的父母一起睡觉的婴儿,猝死几率更高。而在没有这些危险因素的情境中,同床睡觉与婴儿猝死风险的相关性无统计学意义。并且随着婴儿年龄的增长(三个月以上),与父母同床睡还可以降低婴儿猝死的风险。

  作者认为,公共卫生部门应向父母宣传睡眠环境安全的重要性,避免饮酒、服用镇静剂、吸烟以及和孩子一起睡在沙发上。早产儿也不宜过早与父母共睡。

  (来源:Blair, P。 S。 et al (2014) Bed-Sharing in the Absence of Hazardous Circumstances: Is There a Risk of Sudden Infant Death Syndrome? An Analysis from Two Case-Control Studies Conducted in the UK。 DOI: 10.1371/journal.pone.0107799)

  6。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英国爱婴协会关于同床睡觉研究的声明(Unicef UK Baby Friendly Initiative statement on bed-sharing research)

  Read our statement in response to a 2013 study on bed-sharing and SIDS (pdf download): Carpenter R, McGarvey C, Mitchell EA et al。 (2013) Bed sharing when parents do not smoke: is there a risk of SIDS? An individual level analysis of five major case-control studies。 BMJ Open。 doi:10.1136/bmjopen-2012-002299

  7。 南亚及英国白人家庭中预防婴儿猝死综合症(SIDS)的看护方法(Infant care practices related to SIDS in South Asian and White British families)

  这是迄今为止,英国进行的关于婴儿看护的种族差异样本规模最大的比较研究。研究人员称,南亚家庭的婴儿看护方式能更好地避免引起婴儿猝死综合症的主要风险因素,如吸烟、饮酒、共睡沙发和让婴儿单独睡等,这些行为差异能够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SIDS在这些国家的发病率较低。此研究的目的是通过识别风险因素、降低英国白人家庭中SIDS发病率的风险。

  来源:Ball HL, Moya E, Fairley L et al (2011) Infant care practices related to sudden infant death syndrome in South Asian and White British families in the UK。 Paediatric and Perinatal Epidemiology。 DOI: 10.1111/j.1365-3016.2011.01217.x

  8。 使用侧边(拼接大床)婴儿床会影响母乳喂养的时间吗?(Does sidecar crib use affect breastfeeding duration?)

  纽卡斯尔的维多利亚皇家医院针对1204名有意母乳喂养的孕妇进行了一项随机试验,以确定使用侧边拼接大床的婴儿床是否会影响母乳喂养持续的时间。结论是,使用这种婴儿床并不会影响母乳喂养的时间或是否纯母乳喂养,也不会影响父母出院回家后和孩子同床睡的概率。

  (来源:Helen L Ball, Martin P Ward-Platt, Denise Howel, Charlotte Russell (2011)。 Randomised trial of sidecar crib use on breastfeeding duration (NECOT)。 Arch Dis Child, doi:10.1136/adc.2010.205344。)

  9。 同床睡觉与母乳喂养:基于人群的队列研究。(Relationship Between Bed Sharing and Breastfeeding: Longitudinal, Population-Based Analysis。)

  本研究调查了14062名婴儿从出生到四岁间中5个时间节点的与父母夜间同床睡觉的情况。

  研究包括4个实验组:非同床组(66%)、仅婴儿期同床组(13%)、第一年后仍同床组(15%)和持续同床组(6%)。与非同床组相比,其他三组的男女比例和非白人家庭比例略高。结果显示,母亲教育程度和社会阶层与早期同床睡觉的概率呈正相关关系,与第一年后仍同床组的概率呈负相关关系,与持续同床睡觉的概率不相关,而三个共床组的睡眠记录与持续12个月的母乳喂养呈显著性相关关系。出生后15个月时,母乳喂养的比例在同床睡觉的实验组中明显较高。

  作者提出,目前的实验结果很难确认同床睡觉和母乳喂养间主导关系,即到底是母乳喂养导致了更频繁的同床睡觉,还是同床睡觉促进了母乳喂养。得出的结论是,为了降低婴儿猝死的风险,照看者应尽量减少导致睡眠危险的环境因素,如在沙发上睡觉、饮酒或服用镇静剂后同床,或与吸烟的父母同床。并且建议父母与孩子同床睡觉时,还要考虑婴儿是否为母乳喂养。

  (来源:Relationship Between Bed Sharing and Breastfeeding: Longitudinal, Population-Based Analysis。 Peter S。 Blair, Jon Heron, and Peter J。 Fleming; Pediatrics。 published online 18 October 2010, 10.1542/peds.2010-1277。)

  10。 母乳喂养有助婴儿入睡(Breastfeeding to help babies sleep)

  研究人员发现,与睡眠和镇静密切相关的三种核苷酸(5‘UMP、5’AMP和5“GMP)的浓度在一天中随时间而变化。5‘AMP浓度在夜晚开始时最高,5‘GMP和5’UMP的浓度水平则会随入夜而升高,而这些核苷酸白天在乳汁中的浓度则会低得多。

  (来源:Nutritional Neuroscience, DOI: 10.1179/147683008X344174; Neuroendocrinology Letters, vol 28, p 360)

  11。 醉酒、服用镇静剂与婴儿猝死综合症(SIDS)间的联系(Link between alcohol or drug use and increased risk of SIDS)

  本研究调查了80例婴儿猝死综合症的相关因素,并包含两个实验对照组。结果发现,在婴儿与父母同睡的前提下,许多起死亡案例的起因是可能是父母喝酒或服用药物后与婴儿同睡(两者呈显著相互作用:实验组31%;对照组3%),而婴儿猝死综合症的发病率比例也大大增加(实验组17%:对照组1%)。考虑到婴儿的睡眠环境,作者得出结论:导致婴儿猝死风险的主要因素是可控的。父母应当知道与婴儿同睡在沙发上是非常危险的,喝酒或服用镇静剂后也不宜与婴儿同睡。

  (来源:Blair PS, Sidebo P, Evason-Coombe C et al (2009) Hazardous co-sleeping environments and risk factors amenable to change: case-control study of SIDS in south west England。 BMJ; 339:b3666)

  12。 母乳喂养是否能够降低婴儿猝死(SIDS)的风险?(Does breastfeeding reduce the risk of SIDS?)

  德国研究小组针对333起婴儿猝死病例进行了对照研究。研究表明,婴儿期为母乳喂养的孩子SIDS的发病率会降低约50%。研究人员还强调,母乳喂养应该至少持续到婴儿六个月大,因为此后SIDS的发病率会大幅下降。因此他们建议预防婴儿猝死的建议中应纳入“母乳喂养至6个月”的提议,以降低婴儿猝死综合症的发病率。

  (来源:M M Vennemann, T Bajanowski, B Brinkmann, G Jorch, K Yücesan, C Sauerland, E A Mitchell and the GeSID Study Group (2009) Does Breastfeeding Reduce the Risk of Sudden Infant Death Syndrome? PEDIATRICS Vol。 123 No。 3 March 2009, pp。 e406-e410)

  13。 父母和孩子同床睡觉的好处及隐藏的危险(

  Benefits and harms associated with bed-sharing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文献综述表明,和吸烟的父母同睡会增加婴儿猝死综合症(SIDS)的发病率,而与不吸烟的父母同睡并不会导致婴儿猝死。研究还表明,在同床的条件下,较小的婴儿猝死的风险会更大。这项研究还指出,同床睡觉与是否选择母乳喂养及母乳喂养持续的时间呈正相关关系。值得注意的是这项研究将共同睡觉定义为共同睡在任何地方,包括婴儿和父母一起睡在沙发上。

  (来源:Horsley T et al。 (2007) Benefits and harms associated with the practice of bed sharing。 Arch Pediatr Adolecs Med; 161 (3): 237-245)

  14。 母婴共眠,母乳喂养和婴儿猝死综合症:生物人类学对婴儿睡眠和儿科睡眠医学的发炎。(

  Mother-infant cosleeping, breastfeeding and sudden infant death syndrome: what biological anthropology has discovered about normal infant sleep and paediatric sleep medicine。 )

  本文回顾了过去20年中有关婴儿睡眠实践的相关研究,内容丰富有趣,并挑战了有关婴儿睡眠的传统认知。作者回顾了母亲和婴儿共同睡觉的历史背景和发展趋势,特别是其对于母乳喂养和降低婴儿猝死率的影响。

  (来源:McKenna JJ et al。 (2007) Mother-infant cosleeping, breastfeeding and sudden infant death syndrome: what biological anthropology has discovered about normal infant sleep and paediatric sleep medicine。 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al Anthropology; 50: 1)

  15。 英国的母乳喂养和同床睡觉现状

  (Breastfeeding and bed-sharing in England)

  此研究包含1,356个样本。研究发现,近一半的新生儿都曾与父母同床睡觉。并且超过四分之一的父母曾与未满月的婴儿一起睡过。无论是出生还是婴儿3个月大时,母乳喂养都与同床睡觉密切相关。。

  (来源:Blair PS and Ball HL (2004)。 The prevalence and characteristics associated with parent-infant bed-sharing in England。 Arch Dis Child 89:1106-1110)

  16。 英格兰东北部关于与婴儿同床睡觉的态度和经验

  (Attitudes and experiences of bed-sharing in Northeast England)

  这项为期一年的研究发现父母们有各种各样实用的夜间育儿方法。65%样本中父母和婴儿都是同睡在一张床上,不与婴儿同床睡的原因也有很多。95%的同床睡觉的婴儿是和父母双方一起睡。母乳喂养与同床睡觉密切相关。

  (来源:Hooker E, Ball HL, Kelly PJ (2001)。 Sleeping like a baby: attitudes and experiences of bedsharing in northeast England.Med Anthropol 19: 203-222。  这个研究也有类似的发现: Ball HL, Hooker E, Kelly PJ (1999)。 Where will the baby sleep? Attitudes and practices of new and experienced parents regarding co-sleeping with their newborn infants。 American Anthropologist 101: 143-51。)

  文章来源微博:夏天的陈小舒

婴儿哺乳宝宝

育儿热点排行榜

育儿直播间

高清图排行榜

全程育儿指导

教育排行榜

健康排行榜

试用

自媒体排行榜

育儿视频推荐

育儿课堂

百家百问百答

教育新主张